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法制经济 > 正文

    因为5年前的一句玩笑话,她把老鼠药投入8岁孩子的饮料瓶中

    2017-09-25 15:27:12    浏览:1    回复:0    点赞:0
    刘玉芹觉得,陈菊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伤,却缠着自己一家要求给她治病,白白花去两千多元冤枉钱,明显是故意讹自己家,仇恨就此种在了她心里。

     

    3月11日上午6点多,江苏省淮安市淮安区复兴镇某村,50岁的农妇陈菊早早起了床,下好馄饨后,将周末在家的11岁女儿小梦和8岁的儿子小乐从迷糊中叫醒,等两个孩子吃完早饭,陈菊叮嘱小梦在家好好照看好弟弟,随后便匆匆去附近一家工厂上班。


    父母走后,小梦和小乐便开始玩手机,直到手机没电了,姐弟二人又开始看电视。动画片看完了,小乐提出自己去邻居家玩会儿,小梦表示同意。


    上午10点多钟,小乐回到家,小梦则从家里的抽屉里拿出一元钱,让小乐到村里的小店买东西吃。不一会儿,小乐拎着刚买的两袋零食高高兴兴地回来了。随后,小乐将一包辣条递给小梦,自己则留下锅巴零食,姐弟二人一边吃东西,一边看电视。刚开始看电视不久,小乐喊肚子疼,并且开始剧烈地呕吐。小梦见状,吓得赶紧打电话给在外地打工的爸爸,小梦爸爸听了小梦的叙述,也非常紧张,让小梦赶紧去找在家的伯伯徐年峰。


    小梦立即跑到徐年峰家,告诉他小乐的情况。徐年峰随即开着电动三轮车来到小梦家。发现小乐躺在院子里的地上,口吐白沫,人已经昏迷,身边有一大摊呕吐物。见小乐情况如此严重,徐年峰赶紧将小乐抱上自己的三轮车,让小梦在一旁扶着小乐,然后快速向镇医院开去。同时,将小乐的症状告诉陈菊,让她立即到镇医院会合。


    二十多分钟后,徐年峰载着小乐来到镇医院,小乐的母亲陈菊和一位亲戚已经赶到医院。此时,小乐已经没有知觉,大小便失禁,身体不停地抽搐,嘴里一直在吐黄色的液体。镇医院医生查看了小乐的症状后,直接让他们赶紧到城里医院抢救。随后,他们拦了一辆出租车,向淮安市淮安区人民医院奔去。


    在区医院做了一番检查后,医生仍无法确定病因,便让陈菊赶紧将小乐转到市一级医院。随后,120救护车又载着小乐来到淮安市第一人民医院。医生经初步诊断,怀疑是急性脑炎,遂实施抢救。但经医生一个多小时的努力,还是没能挽回小乐的生命。

     

    迅速锁定犯罪嫌疑人


    身体一直好好的儿子突然间不明原因地失去了生命。陈菊无法接受这突如其来的噩耗,当场瘫倒在地,失声痛哭。


    就在这时,徐年峰接到家里亲属的电话,称小乐家养的小狗,在吃了小乐的呕吐物后,也离奇死了,据此估计,小乐是食物中毒。医生听到这个消息,提醒陈菊赶紧报警。而此时小乐的家里,已经聚拢了很多周围的村里的邻居。听说小乐在市医院不治而亡,加上小狗离奇死亡,一位村干部立即报了警。


    接到报警后,淮安区公安局立即组成专案组前往案发现场展开调查,并将此案通报给淮安区检察院。淮安区检察院公诉科负责人也奔赴案发现场,提前介入引导侦查。


    根据小乐及其家中的小狗的死亡特征,警方初步怀疑小乐是死于食物中毒。那么,小乐是吃了什么食物中的毒?中毒的原因是偶然因素造成的,还是有人恶意投毒?


    为了抓住最佳破案时间,警方围绕这几个疑问兵分三组在村里展开排查。第一组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所吃食品;第二组负责调查陈菊家的社会关系,排查其家庭恩怨线索;第三组则负责对同组在家所有人员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案发时所穿衣服等进行一一取样,送往有关机构检测。


    很快,多条线索汇聚而来。通过和小梦的谈话得知,小乐死亡前吃了从小店买来的锅巴。于是,警方立即对该小店的锅巴进行查封,并取样送往有关机关化验检测。但检测结果很快反馈,送检的锅巴不含有毒成分。


    而负责排查陈菊家社会矛盾关系的小组,通过与陈菊及周边邻居谈话得知,近些年来,陈菊与周围邻居因村里铺路、日常琐事等原因,曾先后与几位村邻发生矛盾。其中最严重的一次,是几年前,同组村民徐昌在一次酒后与陈菊发生矛盾,双方争吵后发生厮打,徐昌将陈菊打伤。后经村干部调解,徐昌家赔偿了陈菊两千多元医药费,并赔礼道歉,双方达成和解。但这事已经过去几年,两家一直相安无事,正常相处。


    3月13日,案件出现重大进展。警方对陈菊同组村民的指甲、手指擦拭物检测结果正式出炉,发现村民徐昌的妻子刘玉芹的手上检出与小乐以及小乐家狗的胃内物、心血同一种剧毒成分:氟乙酸盐,这是当地常用老鼠药的成分之一。而负责调查小乐生前活动轨迹的民警,在和小梦及刘玉芹家孙女小星等人谈话时得知,在案发前,小乐曾与刘玉芹有过接触,而且刘玉芹曾给小乐喝过一瓶饮料。


    综合上述各方面线索,刘玉芹进入了警方视野。


    如果真的是刘玉芹作案,那么她作案用的老鼠药从何来?为了进一步巩固证据,警方决定先不打草惊蛇,而是围绕老鼠药的来源查找证据。为确认刘玉芹案发前的活动轨迹,警方随即以刘玉芹所在村组为中心,调取了周边七处监控录像进行一一排查,又获得重大发现:在案发前的3月8日上午7点47分,刘玉芹在邻镇仇桥镇街道上的一个地摊前,与地摊主经过一番交谈后,从对方手里买了两包红色袋装物,随后,刘玉芹来到附近的一家超市,购买了一版发酵乳酸菌饮品。


    警方立即找到视频中出现的地摊主梁梅了解情况,经梁梅辨认,当天刘玉芹从自己地摊上购买的两包袋装物,正是含有氟乙酸盐成分的老鼠药。


    至此,警方初步得出结论:刘玉芹有作案时间和作案动机,有重大作案嫌疑!


    3月13日,淮安区公安局以涉嫌故意杀人罪正式立案,并于3月14日依法传唤刘玉芹。面对证据,在家惶惶不可终日的刘玉芹很快交代了自己的杀人事实。

     

    几年前的矛盾埋下祸根


    1959年出生的刘玉芹,因双腿患有类风湿病,走路不便,常年在家。平时出门,都靠残疾车。刘玉芹的丈夫徐昌和小乐的父亲是堂兄弟关系,平时,小乐的父母对她都以嫂子相称。


    虽然两家有血缘关系,但刘玉芹的心里一直有块心病,让她对小乐的父母一直无法释怀。


    几年前的一天,刘玉芹的丈夫徐昌酒后遇到陈菊的大女儿,便开玩笑地问:“我知道,你不是你爸妈生的,我知道你的亲生父母在哪儿,你要不要去认他们?”当时,陈菊的大女儿正在高三备考,听说这话后,当时就哭了出来。


    当天晚上,陈菊下班回家,听说这话后,非常恼火。原来,陈菊结婚后,因身体原因,一直没有孩子,夫妻二人为此四处求医,但一直没有效果。婚后第三年的一天,陈菊发现家门口有一女婴,考虑到家里没有孩子,便将孩子留下来抚养。三十二岁那年,陈菊首次怀孕,此后,她先后生下两个女儿和儿子小乐。虽然有了四个孩子,但陈菊一直把大女儿当亲生孩子抚养,并一直努力不让其知道自己的身世。


    现在,正值女儿高考的关键时刻,徐昌却说出这样的话,让陈菊怒不可遏,便来到徐昌家兴师问罪,但徐昌借着酒劲,不但不认错,还动手殴打陈菊,致陈菊受伤。事情发生后,陈菊要求徐昌夫妻为自己治病,并先后到镇、区医院治疗,花去医药费两千多元。后在村干部的调解下,徐昌赔礼道歉并支付了医药费,这事才得以了结。


    虽然事情过去了,但刘玉芹心里因此埋下祸根。因为刘玉芹觉得,陈菊身上根本没有任何伤,却缠着自己一家要求给她治病,白白花去两千多元冤枉钱,明显是故意讹自己家。但为了息事宁人,刘玉芹和丈夫只得忍气吞声,可怨恨已留在了刘玉芹的心里。

     

    疯狂的报复


    2017年3月初的一天,刘玉芹独自在家,脑子里突然冒出几年前和陈菊家的矛盾,心里依然怒火难平,一个可怕的计划在她脑子里形成了。


    3月8日上午,刘玉芹骑着残疾车来到仇桥镇,在摆地摊的梁梅那里买了两袋老鼠药。随后,又到超市买了一板乳酸菌饮料。回到家后,刘玉芹将老鼠药悄悄放到厨房外的窗户台上。


    3月11日上午10点左右,刚回家的刘玉芹在自己家门后看到小乐和自己的孙女小星在一起玩耍,脑子里顿时冒出之前的下毒计划。于是,刘玉芹回到家,从卧室内里拿出一瓶饮料来到厨房,用挂在墙上的一个小铁剪子,将娃哈哈盖子剪下一个小口子,又将放在窗台上的两包老鼠药拿了出来,用剪子将两袋老鼠药全部剪开,将其中一袋整个倒进了饮料里面,随后,刘玉芹拿出另一袋老鼠药,又装了一点进去,但感觉药量够了,便没有继续往里倒。


    随后,刘玉芹走到家门口,将倒了老鼠药的饮料瓶子递给小乐,说:“你把这个拿去喝了。”小乐开始有点犹豫,小星见状,认为是小乐不好意思,便从刘玉芹手里接过饮料递给小乐,这次,小乐高兴地接了过去。


    随后,小乐一边用管子吸饮料,一边往回走。刘玉芹担心小乐死在自己家门口,引起别人的怀疑,便跟在小乐后边说道:“小乐,快跑,小星在后面撵你呢!”听了刘玉芹的话,小乐果然撒腿就往家里跑去。


    见小乐离开,刘玉芹立即回到厨房里,找出一块抹布,一把将剩下的老鼠药和两个鼠药袋子裹了起来,然后骑上残疾车,左手抓着抹布往村外开去。在一条河边,刘玉芹随手将手里的抹布扔向河里。


    因为心里慌张,刘玉芹给外出做事的徐昌打电话,让他回来,但因徐昌正忙着做事,便没当回事。于是,刘玉芹又开着残疾车前往自己的大女儿家,让她将自己送到徐昌做事的工地,缠着他陪自己回家。


    回到村上,刘玉芹就听到消息,说小乐被送往医院抢救。刘玉芹心里更加害怕,午饭一口吃不下去。下午三点多钟,刘玉芹见小乐家门口围了很多人,说小乐死了。刘玉芹心里更是扑通扑通跳个不停,但只是远远地看了一会儿,就回去躺倒在床上。


    当天晚上,警方对村民开始调查走访。在找刘玉芹谈话时,刘玉芹强装镇静,矢口否认当天上午见过小乐,并对小乐的死因表示不知情。


    第二天一大早,在经过一夜无眠后,刘玉芹让丈夫徐昌将自己送到村里的教堂里。在教堂里,刘玉芹泪流满面地忏悔,不该对一个孩子下此狠手,但心里还是怀着一丝侥幸希望能蒙混过关。


    3月14日,警方再次出现在刘玉芹面前时,她的心理防线瞬间崩溃,如实交代了自己的所有犯罪事实。


    根据刘玉芹的交代,警方很快找到了刘玉芹扔掉的包有剩余老鼠药及袋子的抹布,在刘玉芹家厨房里搜查到被剪掉的老鼠药包装袋一角,并从刘玉芹所用拐杖、小乐喝完后扔掉的饮料瓶等物品中,均检测出氟乙酸盐成分。


    3月26日,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批捕。该院立即启动快速办理程序。3月28日,淮安区检察院以涉嫌故意杀人罪对刘玉芹批准逮捕。5月27日,该案移送淮安区检察院审查起诉。

     

    追查鼠药来源


    案情真相大白,嫌疑人也被抓获。但案件并没就此止步。淮安区检察院在审查该案产生一个疑问:“氟乙酸盐”是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毒药,刘玉芹为何轻易在市场上买到含有该成分的鼠药?梁梅摆地摊公开销售的剧毒鼠药又是从何而来?如果不对此进行整治,将来会不会还有类似案件发生?


    淮安市检察院检察长肖天奉在审阅该案相关信息后表示,在严厉打击、依法快捕快诉犯罪嫌疑人的同时,认真追查剧毒鼠药的来源,查找管理上的漏洞。随后,淮安区检察院制定详细侦查计划,指导公安机关追查剧毒鼠药来源,公安机关随即以涉嫌非法买卖危险物质罪对梁梅立案侦查。


    经审讯,梁梅交代,她出售的剧毒鼠药是几个月前从淮安市某大型批发市场内买来的。随后,梁梅带领侦查人员在该市场中辨认出销售剧毒鼠药的具体地点,并在该店主仓库内搜查到含有氟乙酸盐成分的“美国二号”鼠药四盒(一盒50支,合计3000克)。据店主张芳交代,这些鼠药均是河南口音的人员上门推销,没有具体的联系方式。淮安区公安局以涉嫌储存、买卖危险物质罪将张芳移交其所在地公安机关立案侦查。


    和刘玉芹案件有关联的两名犯罪嫌疑人被立案侦查,但淮安区检察院的追问仍没有停止。国家明令禁止销售的毒药,为何在市场上公开销售?这应该属于哪个部门的管理职责?对此,淮安区检察院承办人先后来到市场管理部门和案发地农贸市场管理部门,追查根源。结果发现,对剧毒鼠药非法流入市场的监管,存在诸多认识上和管理上的漏洞。


    为进一步规范乡镇集市贸易秩序,杜绝危险物品、有毒物品进入市场,保障广大人民群众的身体健康和生命安全,5月22日,淮安区检察院分别向淮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和案发地淮安区仇桥镇政府发出检察建议,建议他们立即对全区范围内的农贸市场开展一次大检查,重点检查有无类似“三步倒”“美国二号”等法律法规禁止上市的有毒、有害商品,同时,建议有关单位和部门要加大对农贸市场的日常监督检查,加大对入场经营者资格审查力度,杜绝类似毒药流入市场销售。目前,接受检察建议的两个单位,已积极开展行动。


    7月7日,淮安区检察院将此案报送淮安市检察院审查起诉,目前该案仍在进一步办理中。(文中人物除刘玉芹外,均为化名)


    本文刊登在《方圆》2017年9月上期杂志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乡镇之家GOVZ.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