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人物特写 > 正文

    【依法治国】非法拘禁上访者 谁是幕后主凶?

    2017-09-26 22:47:56    浏览:2    回复:0    点赞:0
    2016-02-24 山西反腐网

    2012年9月,访民王某等人进京上访时,被“90后”的星某等陌生男子非法拘禁,王某还被星某等人殴打,并遭烧红铁钳烫伤。记者近日获悉,星某因构成非法拘禁罪,已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并赔偿王某及另一名访民共计1.8万余元。(见《京华时报》2015年7月20日)

    星某出生于1994年10月,现年21岁。大兴法院判决认定,2012年9月至10月间,星某伙同庞某、张某(另案处理)等人,在北京市大兴区魏善庄镇王各庄村张某的家中,非法限制上访人员王某、骆某等人的人身自由。王某等人在北京被拘禁的时间从一两天到20多天不等。

    2012年10月24日至11月21日,星某在河北省蔚县吉家庄镇八里庄村庞某的家中,参与庞某等人非法限制王某的人身自由。王某在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期间,曾遭星某等人殴打并被烫伤,后经鉴定为轻微伤。2012年12月28日,星某被传唤到案并被羁押,2013年2月4日被大兴公安分局取保候审。

    大兴法院认为,星某结伙非法限制多人人身自由,具有殴打、体罚情节,其行为已构成非法拘禁罪,依法应予从重处罚。鉴于星某部分犯罪行为实施时尚未成年,依法予以从轻处罚。星某能够当庭认罪,酌情对其从轻处罚。大兴法院一审以非法拘禁罪判处星某有期徒刑2年,缓刑2年。

    据星某供述,2012年9月,一位朋友说要给他介绍工作,内容就是呆着“看人”,每月工资2000多元。

    他随后被带到大兴区魏善庄镇王各庄村的一个出租院,负责“看人”的还有张某、庞某两个约20岁的年轻男子。院里的房屋很简陋,地上铺了很多床垫,还有一台电视机。

    星某说,他刚到时,屋里有一个被看管的人,即安徽访民王某。此后,陆续有十几名访民被送到那里,访民都挤在床垫上睡觉。访民人数少时,他自己负责看守,访民较多时,张某、庞某就会一起看守。此外,张某、庞某等人还负责接送访民。访民被关的时间不等。

    星某承认自己殴打、体罚过访民王某,并称都是受庞某指使的,“如果我不打,我就可能受到打骂”。他当庭称,自己那时年轻不懂事,没有法律知识,因此做了一些违法的事。他曾向被拘禁的访民道歉,希望得到谅解。

    此案中,访民王某是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时间最长的。50多岁的王某是安徽省人,个体工商户。王某称,2012年9月22日,他来京上访后准备买票回家,在北京南站被三名男子用面包车强行拉到王各庄村一个大院内,有包括星某在内的数名男子对他进行看管,他的手机、现金被没收。其间,星某等人对他进行殴打。

    2012年10月19日,他被戴上头套转移到河北的一个村子继续关押。在那里,星某等人又对他进行了殴打,还实施了体罚和折磨的行为。王某曾对媒体记者说,看管他的人用烧红的铁钳在他身上烙。

    2012年11月21日,王某总计被非法拘禁近两个月才被释放。当日,他因烧伤在右安门医院就诊,经初步诊断属二度烧伤,对烧伤面积目测为3%。王某的肩部和后背留有烙伤后的疤痕。访民骆某说,他在“黑监狱”也被打骂,曾看见王某被打。其他访民不听话,星某和同伙也对他们进行殴打。

    非法拘禁罪,是指以拘押、禁闭或者其他强制方法,非法剥夺他人人身自由的行为。根据刑法规定,最高可判10年以上有期徒刑。国家机关工作人员利用职权犯非法拘禁罪的,从重处罚。依据《立法法》的规定,“对公民政治权利、人身自由的强制措施和处罚,只能通过法律的形式设定”。同时上述措施也只有诸如公安机关、国家安全机关等特定的部门执行。故此,在没有法律依据的情况下,剥夺他人人身自由达到一定程度就可以认定为非法拘禁罪。

    一桩典型的非法拘禁案,拖至数年,才被轻判,其幕后主凶依然消遥法外,不禁令人心寒也令人悲哀!在北京,类似的黑监狱、黑保安绝不是孤例,其背后都有各级党政部门的身影,在稳定压倒一切的旗号下,各地维稳成本越来越高代价越来越大。一些地方政府千方百计堵截访民,一方面是害怕各种丑事败露,另一方面在于管治思维作怪。在一些地方政府和官员的眼里,上访群众就是敌人抑或是威胁。

        上访本身不是违法犯罪,阻止上访更没有合法的根据,而截访并限制上访人员的人身自由,是典型的非法剥夺他人的人身自由。过去数年,一些地方政府打着维稳的旗号,对进京上访人员围追堵截,动辄以拘留、劳教或关进精神病院来威胁对付上访人员,上访甚至被当成不稳定因素的代名词,上访被妖魔化的背后,其实是一些地方党委政府特别是政法机关漠视人民权利,继而暴露出对民众意见表达和利益诉求的恐惧。

    许多上访者不过是鸡毛蒜皮的小事,本来应该在当地解决,可当地党委政府偏偏长时间不作为或乱作为。特别是涉及农村土地征用、城镇房屋拆迁、企业劳动关系、社会保障、司法腐败、冤假错案等等问题,原本只能依靠当地党委政府才能解决,然而上访者的诉求往往是长期得不到依法甚至是合情合理的解决,上访者只能无奈的把希望寄托在越级上访特别是进京上访。

    一般不到万不得已,谁愿意舍家撇业,背井离乡,低三下四,衣食不保甚至冒着被抓被关被打的风险跑到北京上访,正是因为上访者的基本诉求在当地得不到解决,一批又一批的上访者才飞蛾扑火般的来到北京或冒死在北京的大官面前下跪,北京本该善待这些上访者,让上访者在黑暗中看到一缕亮光!然而谁会想到,无论是进京上访还是拦路下跪,等待着上访者的都是更加可悲的命运。

    如果不严惩非法拘禁残酷迫害上访者幕后的主凶,无论是在北京还是在其他省市,这样的悲剧惨剧还会重复上演。

                   蔡慎坤 2015-07-21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乡镇之家GOVZ.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