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闭

举报

  • 提交
    首页 > 三农天地 > 正文

    医院反腐为啥光查医生不问院长

    2017-11-29 18:12:48    浏览:0    回复:0    点赞:0
    推荐理由: 关注学术大家,宣扬法治理念,研究法治应用,促进法治实践,探讨法律实务。

     每人娱



    文/王嘉艺



        澎湃新闻网4月6日报道,日前,江苏省常州市人民检察院发布消息,常州市武进人民医院骨科主任王生解因犯受贿罪被判有期徒刑6年,并处罚金人民币五十万元。据不完全统计,在这轮反腐风暴中,武进人民医院共有骨科、检验科、重症医学科、心内科等4个科室的负责人落马。澎湃新闻记者注意到,上述这些科室均为医疗耗材的大户,科室负责人在医疗器械、设备、检验试剂的采购推荐、申请使用等方面拥有一定话语权,他们也因此成为一些医疗器械公司围猎的对象。



        医生与教师一样,都是阳光下崇高的职业。但是,这些年,医疗行业的腐败,却也真令百姓苦不堪言,不堪重负。不仅不敢不给医生送礼,怕不给好好治,而且有些医生即使收了礼也不给好好治。



        然而,像武进人民医院这样,既然掀起了反腐风暴,怎么就单单查了医生,没问问院长干净不干净呢?当然,我并不是说院长也是如何贪腐之人,而主要是想说院长作为医院的一把手,领导和管理着科室主任、医生、护士等,拥有着最后拍板的权力和花钱采购的权力,更应该道德高尚,“真金不怕火炼”,经得起全面从严治党运动的检验。



        “人无头不走,鸟无头不飞”,一个医院,一次性查出4个科室的负责人腐败,即使院长以前没有收过一分贿赂和回扣,但起码也得有领导和管理的失职之责吧?最起码,说明了领导无方,管理不严。不仅反腐运动之前未及时提醒同志们,而且反腐运动来了之后也未替同志们开脱和担责。



        问题还在,即便在已经有4名科室负责人在反腐运动中被查了,但武进人民医院似乎并无反思和悔改,仍然有着无视八项规定做法。比如,4月5日,武进区区长戴士福带领区政府办、卫计局、人社局、财政局等部门领导到武进人民医院走访调研时,在座谈会上,他们又在墙上打出了“欢迎各位领导莅临调研指导”的字。众所周知,不挂欢迎横幅,是十八大后,党风政风的焕然一新,并且这个规矩也写入了八项规定。虽然武进人民医院欢迎区长并未挂横幅,只是把字写在屏幕上,但是不也起到了欢迎的作用,和拍马屁的效果了吗?


     


        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与奢靡腐化相比,属于小事情、小问题。然而,古人说的好,“勿以恶小而为之,勿以善小而不为”。一个又一个的科室负责人,从穿着白大褂的医生,堕落成了爱钱如命之徒,不正是一点一点,从平常不注意的小事情、小问题做起的吗?



        八项规定管的就是小事情、小问题,解决的就是作风问题。如果作风问题不改观,就不好说没有贪腐问题,是真正的人民医院。



    延伸阅读:


    一个医院院长的堕落轨迹:供药商、莆田系、女人缘


    “由于人生观、价值观的腐化堕落,在与不法商人的交往中,我已完全丧失了警惕,防线、底线、红线全部失守……”


    ——高墙内周常奇追悔莫及


    经株洲市纪委研究,并报市委批准,决定给予株洲市人民医院原党委副书记、院长周常奇开除党籍、开除公职处分,其涉嫌违法犯罪问题线索移送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经查实,周常奇存在违反政治纪律,对抗组织审查;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违规收受礼品礼金,滥发奖金补贴;违反组织纪律,违反民主集中制,个人决定重大问题;违反廉洁纪律,利用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为他人谋取利益,纵容、默许亲属利用其职权或职务上的影响谋取私利,接受可能影响公正执行公务的旅游安排;违反工作纪律,落实全面从严治党主体责任不力,造成严重不良影响;违反生活纪律,造成不良影响;以及涉嫌违反国家法律法规规定等问题。


    回看其腐化堕落的轨迹,让人唏嘘不已。


    01


    职务升迁,心态却失去平衡


    周常奇小时候家境贫寒。从医学院毕业当了医生后,他很快成为业务尖子。


    1996年,他“下海”开诊所,迅速赚到“第一桶金”。4年后,他再次回到医院,担任原株洲市第四人民医院外科主任,成为市内有名的胸外科专家。2005年初,周常奇成为全市卫生系统唯一公开海选的院长(2007年4月起副处级)。


    那时的周常奇,积极上进,踏实肯干,一步步走上领导岗位。2010年5月,周常奇被提拔为株洲市人民医院党委副书记、院长(正处级)。


    然而,随着职位的升迁,看到身边不断涌现的百万、千万富豪,自己资产却少有变化,他心中的不满变得强烈,心态逐渐失去平衡。


    2010年中秋节的前一天,在周常奇家小区,医院药品供应商李某送来10万元现金和一块名表。周常奇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心情特别紧张,反复拒绝,而他也反复安慰我没有人知道,最后贪欲战胜了理智。我不知道怎么回的家……”


    执纪人员介绍,2010年中秋节至2017年春节期间,周常奇涉嫌收受李某贿赂340余万元。同时,利用逢年过节、生日宴等机会,他还大肆收受医院内部人员红包礼金、高档烟酒。


    02


    纵容兄长插手医院敛财


    与商人们的交往中,周常奇看到他们穿必讲品位、用必讲奢华,受到严重刺激。


    周常奇自称,“从一开始尽量地拒绝商人们的宴请,到对他们的奢华安排甘之如饴;从一开始对他们当面的溜须拍马不习惯,到上桌后听不到赞扬就不舒服”。从2014年9月开始,他还包养情妇一年多。


    “十八大以后,在全面从严治党的背景下,他依旧没当回事,继续搞奢靡之风,几乎天天喝酒、唱歌。”执纪人员回忆。据了解,周常奇陆续收受药商、建筑商送的“和天下”香烟76条,茅台酒76瓶,洋酒若干,高粱酒13箱(价值10万元)。


    周常奇将“兄弟联手腐败”玩到了极致。周常奇与五哥周常云的关系最好。当周常云在株洲市人民医院承揽业务或帮他人请托事项时,周常奇一路大开绿灯。


    “他插手医院建筑、药品、器耗材等各个领域,药品商、建筑商都知道‘周老五’就是周常奇的利益代言人。”执纪人员说。在周常奇的权力影响下,周常云先后收受他人财物或谋取私利200多万元。同时,审案组还发现周常云涉嫌收受他人财物或谋取私利176万元的问题线索。


    2011年,周常奇的母亲住院,医院部分下属送上红包表示慰问,母亲硬逼着周常奇将红包一一退回,并要他好好珍惜现在的地位,不要犯错误。但周常奇并未将母亲的谆谆教导放在心上。他在忏悔书中写道:“我害了自己,也害了哥哥,更害了老母亲。”


    03


    底线失守坠入腐败深渊


    今年2月,株洲市委巡察组进驻市人民医院开展巡察工作,发现该院耳鼻喉科违规对外承包等问题。


    国家卫生行政部门严禁公立医院将科室对外承包经营。但在金钱美色的诱惑下,周常奇置禁令于不顾,打着提高医院收入、改善职工福利的旗号,将耳鼻喉科承包给“莆田系”某老板。


    2年间,“莆田系”老板从该院转出资金2000余万元,周常奇享用着巨额“感谢费”以及大量烟酒等,对该科室过度医疗、违规行医等行为视而不见。


    今年4月,根据株洲市委巡察组提供的线索,株洲市纪委对相关问题进行初核,发现周常奇涉嫌严重违纪,对其立案审查。


    “周常奇因底线失守坠入腐败深渊,教训深刻。在周常奇身上,有太多容易被‘苍蝇’‘叮’的‘缝’。任何一点,都足以让党员干部引以为戒。”株洲市纪委专案组负责人说。

    0
    !我要举报这篇文章
    网友评论
    声明 本文来源:乡镇之家GOVZ.CN,转载请注明出处。本文由乡镇之家注册用户发表,不代表乡镇之家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